首頁 > 戰史揭祕 > 戰史祕聞 > 戰史密聞:日記曝光日本間諜假扮藥商對華測繪

戰史密聞:日記曝光日本間諜假扮藥商對華測繪

發佈時間:2022-06-01   來源:飛飛歷史網    閱讀: 1.89W 次
字號: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 在手機上繼續觀看

手機查看

  衆所周知,爲發動侵華戰爭,日本在戰前曾做過周密而細緻的準備,尤其是大比例軍用地圖繪製之精準令人咋舌。然而日本祕密繪製這些地圖的細節,外界卻知之甚少。近日《環球時報》記者獲得一份當年日本間諜的日記,其中記錄了他是如何假借藥商掩護身份,在中國多地祕密測繪軍用地圖的經歷。這也爲日本侵華罪行增添了一份鐵證。

在內蒙古測繪險些喪命

這本日記名爲《村上手帳》,作者是一個名叫村上千代吉的日本人,二戰前曾化名花田寬在中國繪製軍用地圖。村上千代吉於1879年12月12日出生在日本宮城縣伊具郡藤尾村。1900年,他被臺灣土地調查局聘爲僱員,開始了地圖測繪技術員生涯。日俄戰爭期間,他就被派往朝鮮,負責繪製朝鮮北部與中國接壤地區的軍用地圖。

村上在日記中寫道,祕密繪製軍用地圖聽起來讓人感到熱血沸騰,好像可以名垂青史,實際上恰恰相反。由於這項工作的特殊性,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和中國社會自然地融爲一體,越不起眼越好,悄悄地“把這個國家偷走”。教官警告他們,哪怕有一丁點差錯,都將被視爲莫大的失敗。

1907年,村上被派往內蒙古等地祕密執行地圖測繪任務。當時的兵荒馬亂,讓他遭遇過一次死裏逃生的恐怖經歷。那天約凌晨3時,睡夢中的村上聽到屋外突然人馬嘈雜。他剛伸出頭試圖一探究竟,此時槍聲響了,衝進來一羣人。村上靈機一動,抄起手邊的行李朝房間對面的窗戶扔過去,自己趁機從另一邊的窗戶跳了出來。混亂中村上中了槍,但仍拖着受傷的身體瘋狂向北狂奔,懷裏緊緊抱着裝有測繪圖的包裹。但這個包是白色的,夜裏特別顯眼。村上趕緊把包裹拆開,將測量圖帶在身上,測量筆記則藏在草叢裏。就這樣,他一口氣跑了幾十裏地,直到聽不見槍聲和人聲,纔算是勉強逃過一劫。

戰史密聞:日記曝光日本間諜假扮藥商對華測繪

潛入中國前先“辭職”

一戰爆發時,村上已經是一名經驗豐富的地圖測繪員。1914年9月,日軍在攻打當時被德國控制的青島時,日本參謀本部決定向山東地區派遣臨時測圖班祕密繪製軍用地圖,爲擴大戰爭做準備。村上抓住了這次更高級別的測繪活動。他記錄道,“臨時測圖班的選拔標準十分嚴格,不僅要完全掌握潛入式祕密測量方法,還要熟識各地地形”。上級發放的“臨時外邦測圖規則”中反覆強調,軍用地圖測繪工作要求絕對精準,不容分毫差池,因爲“錯量一毫都有可能釀成重大事件”,且“事關國家安全和個人名譽”,因此要務必遵守。此外該規則中還規定,所有測繪員提交給參謀本部的報告書一律以書信形式郵寄到東京世田谷郵局,收信人爲石光真清。此人表面上是世田谷郵局局長,暗地裏協助參謀本部從事諜報工作。

當時日本外務省擔憂日本的國際形象可能受影響,反對在境外進行祕密地圖測繪工作。但日本軍方一心想要贏得戰爭,和外務省的矛盾日益尖銳。潛入中國行動開始之前,入選的16名日本測繪員都被要求辭職。因爲祕密繪製軍用地圖一旦暴露,很可能變成重大外交事件。測繪員被告知,遭遇這種情況時,日本政府會解釋說“這完全是個人行爲,與日本政府無關”。

藉助藥商作爲身份掩護

1914年10月31日,村上從臺北出發,途徑上海於11月11日下午到達天津。剛下船,他就馬不停蹄地趕到駐天津的中國駐屯軍司令部聽取各項指示安排。村上負責的區域是河北鹽山、山東德州、慶雲和樂陵。爲掩人耳目,司令部爲每個測量員都準備了普通中國百姓穿的布衣布鞋。司令部還規定了暗語,“賣藥”和“經商”暗指“測繪工作”,“營業額”是指“繪圖進度”,“損失”則代表“誤差”。

11月14日一早,村上從天津出發,晚上8點到達濟南,但緊張感讓他整晚都無法入睡。第二天,村上到濟南城內西門大街的日本商人文明公司大藥房買了很多不同種類的藥品,作爲僞裝賣藥商人的道具。此前已在中國開始測量活動的細井忠道(本名海老原忠右門)對村上說,自己負責的地區中國警察和軍隊的監視嚴格,土匪跋扈猖獗,“經商太困難了”,但村上負責的北部地區情況相對穩定,“應該不難”。

然而,一切都沒有想象中順利。當時這些日本測量員從採集整理數據、畫出草圖,到繪製精準地圖都只能單獨完成。雖然他們可以配備圓規、指南針等簡單繪圖設備,但爲掩人耳目,主要採用的方法還是步測,工作量非常大。村上在日記中寫道,“1914年11月26日。大風。早上5點半起牀,洗漱完畢後沒吃早飯就出門‘賣藥’了。東北風凜冽,氣溫很低,荒山野嶺連個能喝口熱茶的地方都沒有。”“1914年12月2日。晴天。本想趁今天天氣好步行70華里‘賣藥’,畫個大圈,不料發現了以前的‘損失’,光修改這部分就花了5個小時,一直折騰到晚上。”

隨着時間的推移,村上的情緒也越來越低落。“1914年12月31日。大風。今天是日本的除夕,可這和我沒什麼關係,‘賣藥’工作風雨無阻,全年無休。這段時間我盡心盡力,‘營業額’卻不甚理想,全身心投入到事業當中不是應該快樂嗎?”此時中國北部的局勢也開始緊張起來,警察越來越多,村上經常夜不能寐,住所也搬了又搬。

抱着“幹一天算一天”的想法,村上在嚴寒中的“賣藥”工作艱難地進行着。2月27日,他終於完成“營業額”,登上了回日本的船隻。

從1905年5月至1938年去世的34年裏,村上千代吉一共寫了32本日記。後來被他的孫子佐藤禮治在他妻子的遺物裏發現,於1995年轉交給日本學者牛越國昭。牛越說,村上日記的內容雖然豐富,但可能爲了自我保護,他常常使用一些符號和暗語,現在仍有很多謎團尚未解開。

將星傳奇
古代戰役
戰史祕聞
抗日戰爭
軍事新聞